【项目投资收益分析报告】股价惨遭腰斩,新造车的泡沫破了?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随着3月8日小鹏汽车2020年财报的出炉,至此,蔚来、理想和小鹏三家在美股上市的造车新势力均已宣布2020年成就单。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蔚来营收162.58亿人民币,同比增进107.77%;理想实现营收94.61亿人民币,同比增进3231.33%;小鹏营收58.44亿人民币,同比增进151.79%。

不外在亮眼财报的背后,虽然蔚来、理想和小鹏均实现了毛利率转正,告辞了“卖一辆亏一辆”的逆境,然则自今年2月份以来,曾经节节攀升的股价却接连下跌。

凭证未来汽车日报统计,住手3月11日上午收盘,蔚来、理想和小鹏的股价均呈腰斩之势。其中,蔚来的股价为41.32美元,较最高点66.99美元下跌44.49%;理想汽车报收于23.34美元,较最高点的47.7美元跌去51.06%;小鹏汽车股价30.7美元,较最高点的74.49美元下跌58.78%。

与此同时,在2021年的前两个月,三家的交付量也都泛起了一定水平的下滑。1月,蔚来交付量为7225辆,2月交付5578辆;小鹏汽车1月交付量为6015辆,2月交付量仅为2223辆;理想汽车两个月的交付量则划分为5379辆和2300辆。

嗅觉敏锐的投资机构似乎早已感知到这池“春江水”的寒意。

2020年第四序度,将其持有的约241万股蔚来股票、160万股理想股票和约90万股小鹏股票悉数清仓,上演了一出“资源撤离”的大戏。耐人寻味的是,在清仓三只股票后,今年2月,高瓴资源转身介入了新一轮定增。

现在在资源市场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裹挟下,新造车们看似成就斐然,现实上磨练仍在继续。

1

花式赚钱,告辞赔本卖车

在蔚来、理想和小鹏三家的财报中,最亮眼的成就则是在2020财年,都实现了毛利率转正,这也意味着三者“卖车亏钱”的事态获得了扭转。

【项目投资收益分析报告】股价惨遭腰斩,新造车的泡沫破了?

未来汽车日报制表

其中,蔚来2020年整年毛利率为11.52%;而且蔚来第四序度毛利率高于整年水平,为17.2%。但值得注重的是,蔚来第四序度毛利率的提升,“卖积分”占有着一定的劳绩。

蔚来财政副总裁曲玉在电话集会中提到,蔚来第四序度积分销售毛利为1.2亿元,对毛利率的孝顺为1.8%,辅助改善了综合毛利,而且积分还会连续给蔚来“造血”。

蔚来首创人、董事长兼CEO曾透露,2020年蔚来发生的积分达20万个,将在2021年举行销售。加之当前的积分价钱呈上升态势,意味着通过卖积分也能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

事实上,靠积分赚钱的不止蔚来,另一边特斯拉早已赚得盆满钵满。凭证特斯拉财报,近五年,靠出售碳排放额度,特斯拉赚钱跨越33亿美元。特斯拉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特斯拉碳生意收入到达15.8亿美元,成为支持公司业绩的最大助力,直接辅助特斯拉实现首次年度盈利。

除了蔚来,以“成本控制”著名的理想也在2020年实现毛利率转正,其整年公司毛利率为16.4%,第四序度毛利率为17.5%。此外,理想汽车Q4季度净利润为1.075亿元人民币,公司也首次实现季度利润为正。

理想汽车CFO李铁在电话集会中透露,第四序度毛利转正主要得益于短期理财富品投资发生收益。他预计,2021年随着产量提升、BOM成本下降以及制造用度下降,毛利将到达19%-20%。

汽车行业剖析师贾新光向未来汽车日报剖析称,对于现在旗下只有一款车型的理想来说,相较于有三款车在交付的蔚来,更容易控制生产成本。

最后一家宣布财报的小鹏汽车,2020年毛利率为4.6%,第四序度毛利率为7.4%,虽然相较于蔚来和理想,小鹏的毛利率较低,但也对外透露出了起劲的信号。

与蔚来卖积分,理想投资理财富品提升毛利率差异,小鹏则是通过“车+XPILOT”辅助驾驶捆绑的形式,动员毛利率的提升。

2020年第四序度,小鹏P7交付量达8527辆,较2020年第三季度6210辆增进了37.3%。与此同时,四序度已交付的小鹏P7中,95%的车型支持XPILOT 2.5或XPILOT 3.0,也加倍有利于收益的增进。

小鹏曾在招股书中提及,其目的是通过提供软件系统,使收入泉源和盈利时机多样化,希望智能软件的销售能提高毛利率。何小鹏也在财报会指出,未来会针对于更高品级的XPILOT接纳更高品级的收费。

2

亏损继续,喜忧参半

“新造车三强”虽然通过种种方式实现了毛利率转正,但风景背后,依旧难掩亏损现状。

从2020年净亏损情形来看,其中,蔚来亏损53.04亿元,小鹏亏损27.32亿元,理想则亏损1.52亿元。

在首席汽车剖析师看来,车企虽然通过卖积分、控制成本甚至理财等方式实现了毛利率转正,但在重大的研发、市场运营等支出头前,“这种方式依然是螳臂挡车,并不能成为车企的恒久之策”。

贾新光以为,车企想要盈利,就必须实现规模效益。“三家造车新势力难以实现盈利是由于销量规模不足,只有当数目上去之后,毛利率转正的效应才气施展到最大化,从而抵消支出,聚沙成塔。”

凭证宣布的研报,要想实现盈利,蔚来的销量规模要到达18万辆,理想应到达6万辆,小鹏要到达12万辆。而去年,三者的销量则为4.37万辆、3.26万辆和2.7万辆。

何小鹏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示意,“小鹏汽车虽然在研发上举行高投入,但月交付1万辆车可以实现盈亏平衡。”

当盈利的难题依然存在,资源泡沫的质疑也再次甚嚣尘上,新势力也泛起股价直接“腰斩”的情形。

对此,相关投资人士对未来汽车日报示意,除了美股整体回调等大环境因素之外,股价的下跌是由三家公司的整体估值和整个市场流动性决议的。“财报反映的是一家公司去年整体一年的显示,股价则体现的是公司未来的预期,从这点可以看出,三家公司股价下跌代表着其去年的市场显示难以支持资源市场的预期。”上述投资人士进一步注释道。

与此同时,传统车企们的转型发车,也让投资人们看到另一种可能。“股民们依然乐忠于听故事,且这个故事越美妙,股民就越愿意为其买单。”张欣对未来汽车日报示意。